铜都时空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账号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铜都时空 铜陵文史 查看内容

大通赋

2016-4-22 22:54| 发布者: 来去| 查看: 20230| 评论: 0|原作者: 黄复彩|来自: 黄复彩新浪博客

摘要: 坐吴头楚尾,居扬子江右,上接两湖,下通苏杭,无高山大河阻遏,有四通八达之利。大通者,六朝建镇,唐设水驿,至明清而成江南重镇。一时间商贾云集,引文人骚客纷至沓来。宋有诗宗(1)唱浪泊之歌,明有大儒(2)吟 ...
        坐吴头楚尾,居扬子江右,上接两湖,下通苏杭,无高山大河阻遏,有四通八达之利。大通者,六朝建镇,唐设水驿,至明清而成江南重镇。一时间商贾云集,引文人骚客纷至沓来。宋有诗宗(1)唱浪泊之歌,明有大儒(2)吟舟泊之谣。又处佛国咽喉,承地藏宏恩,谓九华山头天门。
        鸦片害,太平祸,民心危,社纲乱,湘军屯营,水师汤固,国藩巡游,玉麟镇守,始更名“和悦”。又大兴盐务,招徕四海,一而兴百,遂跻身皖省四大商埠。时鹊江流韵,帆樯竞立,疑为仙宇梵宫;大道通衢,客流如鲫,现清明上河之境(3)。三大街车喧马闹,十三巷(4)酒绿灯红,日则有商贩吆声鼎沸,夜则有歌女低语断魂,始有黄浦之兴,又有“小上海”之称。
        和悦者,寓龙天欢悦,政通人和。有道是上明则国兴,而朝野昏懵,纲纪不振,则王者不清而浊,官者不廉而耻,复致民怨沸腾,外侮内乱,则国运衰颓,社稷不宁,又岂在名矣。至于列强觊觎,丧权辱国,中英签约(5),国人含恨,又岂在兵矣?芦沟枪响,倭贼入侵,覆巢之下,完卵何存?日舰炮击,自有“东亚共荣”之逻辑,国军劫火,更诸“焦土抗战”之美名。鹊江呜咽,龙山含恨,儿啼妇哭,父丧夫殁,和既瓦破,悦亦成空。呜呼,国强方能自立,民富则能邦兴,观宇宙大地,堂堂华夏,岂能饮恨?
        国人醒,中华兴。改革开放为兴国之路,四项基本为立国之本。我党英明,歌黄钟大吕,国策昌明,唱中原雅音(6)。和谐曲,中国梦,党风廉,民情奋。余观三镇(7)大地,长龙山昂首狂舞,澜溪街周道如砥(8),佘龙井水甘泉冽,池塘湖碧绿如春,青通河渔歌互答,小菜园郁郁葱葱,清字巷比肩接踵,大士阁香火日隆,关门口张开双臂,三道街整顿妆容,若晴日,携六七好友,备三盏两盅,泛舟江上,呼云邀月,扣舷而歌,醉而忘归,不亦快哉。
        余尝有思乡之愁,儒子之愤,而每登临长龙,放眼江流,则心胸顿阔,而有陶然之乐。“荷叶”之洲,余之生地,其灼灼于绿水清波,卓卓于扬子江流,越千年狂浪而不知沉溺,搏百朝风雨而不衰其容。亭亭矣,如芙蕖出水,迢迢矣,若神女腾云。其翩若惊鸿,令人心旌荡漾,游若蛟龙,让人乐而忘身。其坐看青山逶迤,听流水淙淙,抚琴品茗,笑谈东风。
        呜呼,余生于鹊江水岸,长于池塘湖畔,半世纪数度迁徙,六十载别梦依稀,而今容颜虽枯,乡音依旧,赤子之心,老而弥坚。今抒骚哑老音,草成大通之赋,不亦乐乎!
 
 
注:
        (1)杨万里(1127—1206年),字廷秀,号诚斋。一生作诗20000多首,被誉为一代诗宗。杨过大通而写《舟过大通镇》诗。
        (2)王守仁(1472—1529),字伯安,别号阳明。明代著名的思想家、文学家、哲学家和军事家,陆王心学之集大成者,精通儒家、道家、佛家。曾有诗《泊舟大通》。
        (3)即清明上河图。
        (4)和悦洲旧有三街十三巷。
        (5)两次鸦片战争失败后,1876年,清政府被迫与英国签订《中英烟中条约》,大通与上游的安庆、下游的芜湖同被列为外国轮船的停泊港。
        (6)黄盅大吕,中原雅音均为中国古代音乐,有雄浑,庄严和和谐之意。
       (7)大通有三镇,即和悦街、大通(澜溪)街,河南嘴街。 
        (8)周道如砥,周朝时平整宽阔的大道。

Archiver|手机版|铜陵论坛 ( ICP:皖B2-20120025号 公安备案号:34070202000005 )   

GMT+8, 2019-10-30 19:17

Powered by Discuz! X3.3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