铜都时空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账号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铜都时空 人物春秋 查看内容

阮鹗:文人的使命

2016-4-22 12:08| 发布者: 来去| 查看: 1071| 评论: 0|原作者: 谢思球|来自: 铜陵社科苑

摘要: “美人乍相见,怀抱郁始开。风波一转眼,惊我春梦回。耿耿不能寐,披衣望三台。”这是阮鹗描写严子陵钓台的诗句。读着这样风花雪月的句子,你很难将诗作者的身份同一位抗倭名将联系起来。但是,没错,这的确是明代抗 ...
“美人乍相见,怀抱郁始开。风波一转眼,惊我春梦回。耿耿不能寐,披衣望三台。”这是阮鹗描写严子陵钓台的诗句。读着这样风花雪月的句子,你很难将诗作者的身份同一位抗倭名将联系起来。但是,没错,这的确是明代抗倭名将阮鹗的诗。

阮鹗(1509—1567),字应荐,枞阳县藕山阮家享堂人。明清时期,阮氏子弟在科场上崭露头角,阮鹗及其子孙阮自嵩、阮自华、阮以鼎、阮大铖五人先后进士及第并步入仕途。阮鹗少有大志,勤奋苦读。他曾受业于名士欧阳文庄公门下,学习王阳明之学。王阳明本人及其学说,对阮鹗影响很大。王阳明是明朝继程朱之后的另一位大儒,同时,他还是一位出色的军事家,一生多次平叛,特别是仅用月余时间成功平定宁王之反,对稳定政局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。阮鹗于明嘉靖二十三年1544年)考中进士授南京刑部主事,后升为御史,巡按顺天。阮鹗刚正清直,卓有胆识。当时,嘉靖帝南巡归来,罢闲进士王联检举巡抚胡缵宗作的迎驾诗中有“穆王八骏”语,是诽谤皇帝。嘉靖帝大怒,将胡革职,杖四十,打入诏狱,并逮捕按藩臬郡守三十六人。阮鹗上奏说:以言语罪人,非盛世事,且诬构之风不可长。极力周旋挽救,入狱者最终获释。

阮氏宗谱上的阮鄂像

阮鹗督学顺天,在涿州校试诸生,时值倭寇迫近京城。督学的职责是教育督导,属于文职,一介微官。按理说,抗倭的事,和督学沾不上边。但是,在这危急关头,阮鹗不仅没有选择退却,反而率领诸生,风风火火地登上城头,与守军一起抗倭。倭寇见守备严密,匆忙败退。针对当时的抗倭形势,阮鹗上奏御寇十策,皆被朝廷采纳。

明嘉靖年间中国东南沿海倭寇猖獗一时,像海啸一般席卷东南,攻城夺地,抢劫杀人,严重威胁国家安全和地方稳定。史称嘉靖大倭寇。倭寇主要成员是中国人,部分受过严格训练的日本武士混杂其间,成员较复杂。倭寇盘踞海上,组织严密,来去迅速,作战灵活,势力强大。面对勇猛的倭寇,战斗力涣散的明朝军队一度束手无策,连专职军人见到倭寇都胆战心惊,望风而逃。

不久,阮鹗改任浙江提学副使。当时,浙江倭患非常严重。阮鹗到任后,将抗倭列为头等大事,他将那些文弱书生们组织起来,亲率他们学习弓矢,练习阵法,准备同倭寇作战。果然,没多久,倭寇登陆,侵袭内地。杭州戒严,城门紧闭,数十万百姓奔至杭州城下,要求进城避难,城内官员惧怕倭寇乘机而入,不敢开城门接纳。百姓在城外惊惶失措,哭声震天。阮鹗见状怒道:“为官本在为民,奈何坐视而不救?贼尚在数十里外,坐弃吾民于贼乎?”于是手持长剑,监督士兵打开武林门,并陈兵于城中,以防万一,命令负辎重者由左,妇女老弱者由右,依次进城,毋相践踏。又命士兵跑马传餐送食,节省时间,难民得以全部进城,无一受害。难民刚刚进城,倭寇果然随风而至,阮鹗率领诸生壮士出城迎击,一番斩杀,贼溃逃走。可以想见,如果不是阮鹗,这些手无寸铁的百姓将面临着一场怎样的灾难。

在抗倭战斗中,作为一个文人,阮鹗表现出了优秀的军事才能,组织得法,主动出击,敢于同倭寇展开正面交锋,做了专职军人所不敢做的事情。经过举荐,阮鹗擢升为右佥都御史,提督军务,巡抚浙江,成了镇守一方的大员。

嘉靖三十五年(1556年)四月,海盗首领徐海、陈东等率倭寇数万人,乘二十余战船,在浙东登陆。他们攻陷慈溪,杀死知府钱涣等大小官员,百姓死伤无数。接着,倭寇围攻乍浦,阮鹗率军突破贼围,于夜间袭贼于嘉兴临平山,解乍浦之围。倭寇再犯皂林,伺机进犯杭州。浙直总督胡宗宪率兵三千,驻守塘栖,与阮鹗互为犄角。阮鹗遣游击将军宗礼率兵八百,迎击倭寇于崇德三里桥,三战三捷。倭寇反击,官军内无粮草,外无援兵,全部壮烈牺牲,宋礼战死。倭寇再攻桐乡,阮鹗料有此举,连夜拼杀进城,死守桐乡。他手持宝剑对知县金燕说:“吾走,则汝斩我,惟汝亦然。”倭寇将桐乡县城团团围住,拼命攻城,桐乡城墙筑成才一月,雉堞不固,岌岌可危,几被攻陷。阮鹗和金燕采取冶坊沈东溪计策,熔铁汁浇泼城脚之敌。他们命人将制铁炉灶抬上城墙,将碎铁熔成铁水,待倭寇正要架设云梯强攻时,铁水从上浇下,烫得倭寇皮开肉绽,逃离城下。同时,冷却铁水结成多角形铁渣,铺满城下,使习惯驾海船、喜欢赤足的倭寇无法行走和进城。就这样,阮鹗率官兵在桐乡与倭寇浴血奋战四十余日,为胡宗宪设计诱杀徐海、陈东赢得了时间。桐乡战事,因前有宗礼血战,后有军民死守,才免除了一场浩劫。桐乡之围解除后,阮鹗乘胜而追,督兵由缙云直驱而入,克复被倭寇攻陷的仙居;再移兵雁门,乘雪夜登舟山,重创倭寇。浙江平定,朝廷将其晋升一级,赐金币5枚。

当时,明军弱,倭寇强。在对敌立场上,明朝内部明显分为两派,主抚派和主战派,而且主抚派占了上风,欲以招抚了事。阮鹗立场鲜明,他是积极的主战派,每到一地,他总是招募壮士,加紧训练,积极备战。阮鹗的积极抗倭与督察军务的严嵩党羽、工部侍郎赵文华,总督胡宗宪等主抚策略相左,遭受排挤,将其调离浙江,改任福建巡抚。

浙江倭寇基本平定后,福建又成为倭寇侵扰的对象,沿海海盗啸聚,活动猖獗。阮鹗来不及喘一口气,匆匆组织抗倭斗争。为救民于水火,保障省城福州安全,他陈兵于洪山桥,坚垒防守,同时伺机出击,屡创贼寇,俘获甚多,朝廷再次赏赐金币。当时,闽军腐败,闻敌丧胆,临阵即溃。阮鹗上任伊始,需要一段时间整顿军队,重振军威,因此有一段时间以坚守为主,没有轻率出击。御史宋义望不明是非,弹劾阮鹗懦怯畏敌,并敛刮民财,贿赂倭寇。朝廷轻听谗言,将阮鹗革官下狱,后经闽浙仕民多方营救,才获释出狱,离京归里。关于阮鹗去官经过,《明史》记载不实,多有贬义。

实际上,稍仔细一想,宋义望的理由是根本站不住脚的。以阮鹗这样的抗倭名将,什么时候惧怕过倭寇呢?如果说怕,他在当初任督学时,又何必会趟抗倭这趟与他不相干的浑水!从后来的李春芳所作的阮鹗墓志铭中可知,阮鹗之所以蒙冤,一是由于与赵文华、胡宗宪等主抚策略相左,二是他后来在福建抗倭捷报频传,遭主抚派妒忌。阮鹗为官,勤政爱民,深受士民拥戴。被逮后,福清陷,福安陷,兴化陷。他路过兰溪,听说倭寇围攻福宁,仍同官兵直扑倭垒。倭寇在火光中望见阮鹗的身影,一片惊呼:“浙江阮门提兵亲至矣!”不等天明,纷纷夺渔舟以逃。

我认为,阮鹗最大的贡献,在于培养了一批年轻的抗倭将领。后来的抗倭名将谭纶、戚继光和俞大猷(由)等都是阮鹗的部下。阮鹗与士兵同吃同住。明代文学陈继儒《藕峰阮中丞外传》:“戚继光部兵粮庄时,见一人角中而立,从后拽之,惊见公,顿首,劝无蹈死地。公附继光曰:死地我不畏,爱者将,汝良将耳”。“公在浙斩级万四千有奇”。戚继光之后,倭寇基本就被剿灭了,戚继光是倭寇终结者。那么,抗倭开始于哪位呢,就是阮鹗。可以这么总结,明代抗寇始于阮鹗,终于戚继光。

和史上胡宗宪、戚继光、俞大猷等抗倭名将相比,阮鹗的名字要暗淡得多。但是,我觉得,阮鹗并不比他们逊色,他完全无愧于抗倭名将这一称号。阮鹗不仅是一代名臣,同时又是一位智勇双全的儒将。他是一个读着四书五经的文人,却在非常时期担负起了的抗倭使命,刀头舔血,屡挫倭寇,战功累累,最后却蒙冤下狱。回到老家枞阳的阮鹗成了一介平民,他布衣葛巾,读书讲学,笔耕不辍,去世时年仅59岁。著有《礼要乐则》2卷、《枫山章文懿公年谱》2卷。隆庆年间,阮鹗长子阮自仑上书朝廷为父讼冤,但未获准。万历年间,次子阮自华再次上血疏讼冤,诏复原官爵、赐葬、祀乡贤祠及浙江名宦祠。

阮鄂墓石刻

阮鹗墓园位于枞阳藕山西侧,是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墓园占地近2000平方米,规模宏大,气势壮观,墓前有文臣武将、石马、石象、角端、石羊、华表、墓碑等多件大型石刻。这些石刻造型生动,雕工精湛,是弥足珍贵的历史文物。由于没有受到有效保护,阮鹗墓园荒凉不堪,石刻破损比较严重。

阮鹗的一生,从文人开始,又以文人结束。他是一个文人,却在危急关头担负起了一个军人的使命。他的人生,以一篇以英雄行动写就的华章

(作者系铜陵市作协副主席,枞阳县作协主席,著有散文集《文章之府老枞阳》和长篇小说《大泽乡》等多部著作

Archiver|手机版|铜陵论坛 ( ICP:皖B2-20120025号 公安备案号:34070202000005 )   

GMT+8, 2019-11-2 11:08

Powered by Discuz! X3.3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返回顶部